<optgroup id="bea0w"></optgroup>
    <span id="bea0w"></span>
    <span id="bea0w"><sup id="bea0w"></sup></span>

    <span id="bea0w"></span>

  • <optgroup id="bea0w"></optgroup>

      <ol id="bea0w"><blockquote id="bea0w"></blockquote></ol>
      中美貿易戰大贏家?越南的“好日子”能持續多久?

      http://www.texnet.com.cn/ 2019-07-26 10:39:25 來源:印染人

        “貿易戰最大贏家是越南”,這是最近一個頗為流行的說法。從一系列經濟數據看,似乎確實如此,而且不斷有消息稱,某某企業正將生產基地從中國遷移到越南。加上剛剛與歐盟簽署自貿協議,此前還有經濟學家預測越南經濟規模到2029年將超越新加坡——這些對于越南來說無一不是好消息,以至于許多人甚至視越南為“另一個蓄勢待發的中國”。然而,現實遠非數字表現的那么簡單。

        越南近來對本國受益于中美貿易戰的說法極為警惕,而美國領導人發出的威脅也好似已經箭在弦上。更重要的是,盡管不少企業將生產線轉移到越南,越南在“工業4.0”和“越南制造”上的雄心依然面臨基礎薄弱與能力不足的窘境。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越南的隱憂都有不少。

             臺媒稱,不久之前,有經濟學家預測,越南今年的GDP增幅有望達到8%,不過,現在這個假設可能需要加上“如果特朗普不對越南加征25%關稅的話”。

        臺灣鉅亨網7月22日報道,如果往前推一個月,人們可能覺得特朗普這樣做的幾率不大,但特朗普6月底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越南是“最差的濫用者”,占美國便宜,暗示會對越南加征關稅。

        報道認為,越南成為美國貿易戰最可能針對的潛在對象。

        越南對美出口大增

        報道稱,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越南對美國出口大幅增長。影響所及,今年前5個月,對美貿易順差較去年同期大增。

        野村在今年6月指出,越南在2019年第一季獲得的關稅商品貿易轉單,相當于GDP的7.9%。此外,越南前5個月的對內投資較去年同期躍升。

        這一改變引來了美國的注意。白宮在5月首次將越南列入匯率觀察國,如今更對越南鋼鐵征收高額關稅。

        對特朗普的突然翻臉,據稱越南官員感到困惑。有學者透露:“他們非常緊張和困惑,他們不知道特朗普下一步行動是什么。”

        越南的“好日子”能持續多久?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華盛頓對越南貿易行為的反應是完全正常的,越南的市場力量正在崛起。

        報道介紹,美國前外交官、越南問題專家戴維·布朗表示,快速工業化的亞洲國家最初都沉迷于美國和其他主要的西方貿易伙伴,然后,隨著其市場力量變得強大,來自國際貿易規則的壓力也變大。

        報道稱,越南經濟在今年第二季增長為東南亞國家最佳。特朗普抱怨,越南占盡美國便宜,傷害了美國就業機會,但荷蘭商業銀行經濟學家卡內爾認為,越南只是從“人性”中受益。

        卡內爾表示,由于特朗普推升了成本,迫使人們試圖找到避免的方法,越南就是目前最有利的選擇。

        問題就在于,這個有利的局面能維持多久?

        英國凱投國際宏觀經濟咨詢公司估計,如果特朗普對越南進口征收25%的關稅,河內的出口收入將大減。

        報道認為,如果想要避免關稅,越南需要邁出的第一步,將是安撫美國,特別是快速減少貿易逆差。

        搬到越南企業又搬回國內

        據香港《南華早報》7月12日報道:

        中美貿易戰促使一些中國鞋廠搬遷到越南。而一家鞋廠老板轉戰越南僅一年就放棄了一個投資500萬元的工廠。

        周平(音)一直在位于中國制造業中心廣東的東莞經營一家鞋廠。2017年5月,周和另一位工廠主在越南平陽省租下一個1200平方米的工廠,為一個美國服裝品牌生產配飾。

        他說:“當時我們認為這是個很好的主意,因為表面上看,越南的廠房和人工都比東莞低,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歐美客戶在越南下單。大量上游工廠搬到了那里,所以我們(在越南)建了4條生產線,雇用了110名當地人。”

        然而,到2018年10月,由于成本不斷上升和“文化上的問題”,周不得不止損撤出。周說:“最大的問題是中國與越南工人效率的差距。越南工人根本不加班,多數人沒有技能,造成生產效率低下,交貨時間總推遲。我認為,要在越南培訓熟練工人,時間和資金成本都是我們這種小企業承受不了的。”

        另一名東莞鞋廠老板約翰·王2015年在越南一個工廠投資了700萬元。兩年后他停止了生產,把廠房轉租。王表示,據他所知,其他6個東莞鞋廠老板搬到越南后都后悔了,如今都打算“放棄”。

        視頻截圖

        一家臺資設備制造商的高管表示,公司把很多生產從廣東搬到了胡志明市,結果發現很難招到和留住員工。“現在,員工隊伍很難穩定下來,就業市場很火,越南工人動不動就跳槽。”隨著更多公司進入越南,形勢會更加嚴峻。

        夠狠!越南再次宣布漲工資

        現今,國際貿易格局的動蕩,和越南加入CPTPP后獲得的關稅優惠,吸引了大量國內服裝廠。今年一季度,越南吸引外資總額達108億美元,其中來自中國的資金占了一半!

        當外來投資者的蜂擁而入,碰上本地工廠的擴張需要時,供需失衡,越南的“用工荒”就冒頭。而今,越南的工資已經不太低,人口紅利優勢正逐步減弱。

        越南河內的招聘

        理貨員月薪500萬-650萬越南盾(1480人民幣-1924人民幣),不包吃住。

        工地建筑工和小工,日薪35萬越盾-40萬越盾(約104人民幣-119人民幣)包吃住。

        實際上用工到底有多緊張?紅利區間還剩多少?工資漲幅已經超過了可承受范圍內嗎?

        我們用數據說話,先來看看

        據越南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工資工人的平均月收入估計為690萬盾/月(約RMB2024元/月),比上一季度增加近9.67萬盾,比去年同期增加105萬盾。其中:

        男性工人收入為730萬越南盾/月(約RMB2142元/月)

        女性勞動力為650萬越南盾/月(約RMB1907元/月)

        城市勞動力為820萬越南盾/月(約RMB2406元/月)

        農村勞動力為600萬越南盾/月(約RMB1761元/月)

        “行業,層級和單位領導”組織的有償工人月平均收入為1120萬越南盾/月(約RMB3287元/月),比去年同期增加近200萬;

        “高科技專業人才”群體為940萬越南盾/月(約RMB2758元/月),增加近140萬;

        “簡單勞動力”組每月480萬越南盾/月(約RMB1409元/月),增加84.4萬。

        大學或以上工人的工資平均月收入接近1350萬越南盾/月(約3979元/月);

        未完成小學教育的工人每月510萬越南盾(約1503元/月);

        從未上過學的工人每月430萬(約1267元/月)。

        3年或以上資歷的工人的平均月工資收入為740萬越南盾/月(約2181元/月);

        1至3年的高級雇員為620萬越南盾/月(約1827元/月);

        新工人尚未工作1個月,每月工作330萬越南盾/月(約972.7元/月)。

        越南工人的工資里除了包括工人的基本工資、社保和加班等費用,以及每年最低工資的上漲以外,還有這兩種潛在費用要注意。

        據行業人士透露,越南勞動法令規定,進駐的企業必須制定梯形薪資,以政府公告最低薪資水準為基準,第一級距的薪資水準為最低薪資加7%,從第二級距起每多一個級距增加5%,以此類推。

        舉例來說,假設越南最低薪資月薪為140美元(RMB961元),第一級薪資為149.8美元(RMB1027.99元)、第二級月薪水準就是157.3美元(RMB1079.46元)、第三級為165.2美元(RMB1133.67元),按照員工年資進階薪資級距。

             過去十年,越南政府每年以一成多幅度調漲最低工資,當最低工資上漲,梯形薪資會跟著墊高,(等于是所有員工都調薪15%,這是很可怕的支出)。

        在越南,工會會費或許是一個潛在的陷阱。例如,資方每年依據勞工總薪資的2%支付工會會費,年年漲的最低工資加上梯形薪資,總薪資規模持續擴大,工會會費跟著水漲船高,這還不包括當地的社保成本。

        據越通社河內報道——

        7月11日下午在河內,越南全國工資理事會在經過第二輪談判后,決定2020年地區最低工資標準將上調5.5%。

        據此,自2020年1月1日起:

        一類地區最低工資標準將增加24萬越盾,從418萬越盾增至442萬越盾。

        二類地區最低工資標準將增加21萬越盾,從371萬越盾增至392萬越盾。

        三類地區最低工資標準將增加18萬越盾,從325萬越盾增至343萬越盾。

        四類地區最低工資標準增加15萬越盾,從292萬越盾增至307萬越盾。

        越南勞動榮軍與社會部副部長、全國工資理事會主席尹茂葉表示,當前的最低工資標準已滿足勞動者自身及其家庭95%以上的生活保障需求。

        2020年越南最低工資標準上調5.5%后,勞動者的工資將基本滿足員工的最低生活保障需求。

        據越南勞動總聯合會的考察結果顯示,2019年最低工資標準上調5.3%,勞動者生活條件日益得到改善,最低工資標準的上調將能不斷滿足人民生活的基本需求。

      分享到:

      相關報道

      ? 紡織網 China TexTile 版權所有 1998-2019
      色无极亚洲影院